• <xmp id="cqikg"><nav id="cqikg"></nav>
    <nav id="cqikg"></nav>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李云丨貼近地心之詩
    2022年09月10日 08:07 來源:中新網重慶

      徐庶是一名現實主義詩人,入選中國作協《詩刊》社“青春回眸”詩會。迄今,歷屆參加“青春回眸”的重慶詩人屈指可數:華萬里(第1屆)、傅天琳(第3屆)、李元勝(第4屆)、冉冉(第6屆)、徐庶(第13屆)。

      《空藤》之藤,蔓生植物。與奪目鮮花和參天大樹相比,藤何其卑微,何其渺小。

      正因如此,藤貼近大地的心臟,獲得最本真最磅礴的詩意脈動。寄情于藤,必是腳踏實地、心懷風物、視野遠邈、抱負存遠的人。當代詩人徐庶應該是這樣的人,他的詩集《空藤》,也是他幾十年孜孜追求的詩歌,詩為載體,載他的思、他的情,他的人生追求。

      《空藤》分為五輯,即空藤、風物、草民、水手、長風。從這些詩歌中,我們可以推測到他的理想抱負、他的情愫所寄、他的人格自塑。

      我讀《空藤》是從他文本揭示的主旨意義和藝術特色入手的。我認為他在主旨意義書寫上有著四個維度。

      一是徐庶對“物”的意境塑造,堪稱對現代詩歌的一大創新。他的《空藤》:“藤是一條命/它吊起一種活法/它勒住一種活法/它把所有的活,像拋物線一樣/在空中咔嚓咔嚓/從時間的這頭扔向那頭”,寫出了一種植物生命的自然狀態,也揭示一種生命體命運的不可把握,與其說是寫“空藤”,不如說他悲憫地看待和同情一種人生如藤的命運。徐庶的詩里,風是有形的,風是實體,風是精神的,風又是詩性的,風更是與人的情感、萬物情感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是人和自然須臾不可缺的,風在他的筆下變得有重量,變得有思想,變得斑斕生動,變得千姿百態。他把萬物寫到有深度,有難度,有生命意識的創新寫作,并且他實現了讓這具象,在我國現代詩同類具像寫作里成為特質效果。

      這部《空藤》具有博大情懷、人性關懷和時代特質,以“小我”折射“大我”,關注人情、人性和生命本質,做到了藝術性與自然性的有機融合,自始至終貫穿著“萬物”的多聲部合鳴。也可以這樣認為,物是他精神世界的代言者,包括山川河流、風花雪月、草長鶯飛、魚翔淺底、白云蒼狗等等。當然還有迎風而立的人、風中沉思的人、風聲里望月的人,人是主體,他讓風和人、事、萬物糾纏,產生更多的思考空間,在這多維空間里,完成人對萬物規律和人生本體的思考,這可能是他寫“萬物”的根本所在!肚f子·逍遙游》曰:“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左思《吳都賦》中也寫到:“習御長風,狎翫靈胥”,選擇“萬物”,徐庶就選擇了“大道”。

      二是徐庶對人生意義的獨特思考和他精神追求的人格自塑。他對自己在這世間生存的意義做到哲學層面的思考和詩性層面的表達,他的詩歌讓我們看到其對人生無常的、多舛的形態細捋和剖析,讓其規律明晰起來。你看他的《白鷺》:“自證清白,并不難/要成為白色世界不讓人察覺的/那點白,得一生苦飲”,這里的“自證清白”和“一生苦飲”,道出了他對人生要堅守清潔精神、獨立人格的堅韌決心,以及他愿為此付出的代價。他在《漩渦》里寫到“在風口,每個人/都得交出點什么”!犊瞻椎脑啤防铩翱刺,那么多的云/那么多人世的空白,最終都在一起了”他寫出人生的付出和最后獲取的空無。尤其是他的《命運》一詩中,他寫“出來散步的人/手里都攥著一條路/他們抖一抖,撒開/一條路就活了//或坎坷,或平直/路的一端,始終捉在手中/叫命運”。他讓我們更加明白人生之路初始命運就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你是自己命運的主宰。他的此類詩歌是他對人間滄桑和人生變化透徹的頓悟和省醒。他讓我們領悟到人世間的悲欣交集,可貴的是他是用出世的態度來思考人生,又用入世的態度來熱愛生活,所以他的作品不晦澀、不乖張、不虛無,是及物、正視、投入、改造的姿態提醒讀者正確對待己來、將來和己去的一切風云變化。

      三是徐庶用悲憫之心、冷靜之目光來審視萬事萬物變化對個體人的精神和肉體的質變影響和支配作用。他看雪花與人的卑微,他寫到:“小雪有多。昴w多小,塵世多。┚投啾拔ⅰ眽m世是小的,雪是小的,對應人來說,滄海一粟,自然也是小的。他在《起風》詩里有這樣的句子“一波一波的/絕望、哀號、撕裂/或有另一個人間/也有風,也有躲不過的事情”。大風起時,風里的哀號是誰的哀號?自然來自人間,但他沒說此時所處人間,而是說還有一個人間,也有躲不過去的“事情”,什么“事情”?這首詩讓人產生諸多情感共鳴。他的《六個影子》寫到:“看得到,并不交代,像一個個/相識多年的陌生人”這既是寫自己的影子更是寫出造成影子的本體的陌生感和時光的不可測性。

      四是徐庶對親情和日常的詩意發現及詩性提煉技高一籌。一般人大多在這主題開拓上,是紀錄式的,摹擬式的,并且用口語做一些情感瑣屑的記錄,形成的文本是庸常、小情感、小片斷或者是小品的分行。而徐庶卻在此領域技高一籌,動用其全部的詩歌技法和手段來對此深耕細作。他有著自己嶄新的視角和發現,比如他在《我長父親6歲》里寫到:“我比父親長得快/那年我45,比父親大6歲”。造成這一悖論現象是因為父親39歲就去世了,徐庶沒有一般性地處理這一悼念詩,而是從一反常的情節上切入,呈現其對早逝的慈父的悲傷和懷念。他在《母親》一詩里,借用“挖鋤”這一與母親一生聯系緊密的生產工具來展開詩創作,來寫出母親與土地的關系,寫出母親的生活與命運。這里的“挖鋤”是生產工具,也是詩道具,它讓詩走向堅實與真實,使詩歌的肌理清楚可觸。他的一些日常情感詩和山水行吟詩寫得也有特色。他寫《巖泉》“從石頭中/拿走寶座/拿走令箭/拿走美女//剩下一座巖,不用劈/也淚流”,他讓詩賦予巖泉歷史感和生命意義,此時此刻的巖泉你可以理解為一座城池或一個國,也可以是一個人或一個時代的變遷。還有他寫的《鎖匠》《彈匠》《瓦匠》等“人間工匠”也都有創新突破。

      《空藤》的主題可能還有眾多維度的闡述,我覺得以上四個方面可能是徐庶最用筆力、最動情感、最有特質的地方。對于他的詩歌藝術特色,我認為可以從三個方面來賞析。

      首先,徐庶在詩歌寫作上追求智性表達,隱喻和雙關的獨特辨識度。我認為的智性寫作就是詩人反傳統經驗的有知識、有智趣的機智寫作,他的詩文本趣味盎然,是充滿智趣意味的,是有生命力且活力四射的。這里我們來讀他的《屈子》一詩:“半部《楚辭》一陣風/“兮”里糊涂”,這里他改一個稀為兮,使這詩產生了多重暗示和指向,并讓詩句有空靈之感和張力放大之效果。還有他的《喔嚯》,他靈性寫到“雷受驚了,想必有一群雷/追打一顆雷/或忍無可忍,他才這樣的”這里的一群雷追打一顆雷,寫得妙趣橫生,機智靈動。接著他又用口語“喔嚯”一詞,輕松又詼諧幽默地譏諷了一下,“喔嚯,原來天幕什么都沒有”,仿佛他開始時正兒八經在和我們說一個莊重的事,到結束時又開玩笑抖包袱這只是一個好笑的事情。隱喻和雙關的妙用,在他的詩中信手拈來,如“人間高枝被鳥占著”等。智性寫作讓文本變為有意義的、有趣旨的、語義延展的文本,顯然徐庶做到了。

      其次,徐庶的詩歌追求雋永之韻味。謝榛在其《四溟詩話》里強調詩要“韻貴雋永”,一首詩要讓人讀后產生意味深長之感,詩該講究言有盡而意無窮,要引人入勝,這可能是一首好詩的基本標準。我們來讀他的《喵》:“橋頭,曾住過一只流浪貓/再次散步走過那里/我會情不自禁“喵喵喵”/仿佛一個離去已久的親人/還住在一聲“喵”里”,作者的慈悲之心躍然紙上,對小動物關心關懷使小詩有了更大的主題意義。在《竹》一首中他寫“沒有云梯,你自造一副/每一步都腳踏綠水青山/都在,高風中亮節//別人的肩膀靠不。悴茸约旱募,一步步/升遷/自己給自己鋪路/是世上最好的路”,寫出一個人的獨立、向上、拚搏的人生追求,這也印證了徐庶當教師、當媒體總編、當作家等勵志人生的真實寫照。

      第三,徐庶的詩歌有著自我介入的現場感和空間感。他喜歡讓自己的名字或主體角色走入自己詩中,有點象電影大師希區柯克喜歡在自己電影里客套一樣。徐庶在自己詩里多以量子糾纏的時空裂變形式呈現,他在《六個影子》里,以自己在一盞燈下 ,有三個影子,在一排燈下“竟有六個影子”的發現來寫六個徐庶的前世今生,他對這六個影子的自然現象做精神層面的追問,他認為:“仿佛來自六個朝代的前世/而我,對他們的身份全然不知”,對自己前世的猜度和對當下我的自省自問,使這首詩有了多維度的思考空間,有了立體感和后現代效果。正如他在《名字》詩中,以徐庶之名,查到世間還有從事警察、基層干部等多種職業的徐庶,造成一種隔世的恍惚感和現世的惶恐不安,叩問了“我是誰”“從哪來”“到哪去”的哲學話題和文學母題。以至到詩結尾時“而獨居的老母,電話那頭/喊一聲“庶娃”時/那些影子顫了顫/似乎嚇了一跳”,從一假想空間又被親情拉回到現實。這些吊詭的戲劇化詩歌寫作,增強了現代詩現代人的現代情感表述,即現代人的精神是多疑的、多向度的、多空間的、破碎的、變型的、抽象的,也是瞬間的。波德萊爾曾說“美的一半是永恒,一半是瞬間”。博爾赫斯把現代世界視為可能性、平行時間、可交替的過去與未來的迷宮。徐庶在詩里的多次介入,讓我們看到兩個真相,即生活本質的真相和精神內在的真相。在過去、當下和未來的三重迷宮里,為我們找到通往人們內心秘密花園的小徑,使每個讀者在閱讀完他的詩后,能找到讓自己感觀愉悅、思想共振、有所思有所啟發的精神“花樹”。

      我們處在量子時代到來的今天,卻很少俯下身體去親近一棵藤,去傾聽來自地心的脈動。這里,我們要感謝徐庶在《空藤》的無限詩意中,讓我們品味到他的智性之作,欣賞到他隱喻和雙關的獨特修辭藝術,傾聽到有韻味、有內涵、有特質的《空藤》之聲,在這波瀾壯闊之新時代,也算一件奢侈的精神撫慰之事了。

      本書收集的作品,是徐庶近年來創作的詩歌精選,部分在《人民文學》《詩刊》《中國作家》《青年文學》等刊物首發,具有文本特質和藝術強音,值得收藏品鑒。

     

      作者簡介:李云,著名詩人,安徽省作協副主席。

    【編輯:陳媛】
    娇妻被几个黑了玩的惨叫
  • <xmp id="cqikg"><nav id="cqikg"></nav>
    <nav id="cqikg"></nav>